祁北——我是萧止祖宗

头像@六攸
垃圾文手,课程多,作业多,不定时更新。cp杂食,关注请多注意。
很高兴遇见你,请陪祁北一起走下去。

只要你不嗑all韩

我们就永远不对家!!!!

来——

扩我!!!!!


【all喻】囚

我终于还是回归了肉文写手的身份【……】

考完试更下一节……

肉文【高亮】

剧情会有的,起码不是无逻辑纯肉。

ooc歉

————————————

骤然明亮的灯光隔着眼皮映出浓烈到令人心生寒意的红。

他茫然无措的站在残垣断壁之中,眼前尽是深深浅浅的黑和一阵阵刺目的红。

“少天!”他看见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在他面前缓缓向后仰倒,惊呼一声。

“哟,喻大帅,醒了啊。”

叶修叼着根烟毫不影响他清晰而流畅的话语,他似笑非笑的抬眸看了喻文州一眼。

“行了,不是你拿灯把他照醒的吗。”

王杰希从桌子旁边走来,往叶修怀里砸了一小瓶类似药剂的东西。

“赶紧用上。”

“老王……就给这么点儿啊。”

王杰希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这种东西你还想多用?疼不死你。”

喻文州心里明了,大体是种修复身体的药物,他理了理纷杂的思绪准备开始说话。

叶修一口把瓶子里的药剂吞完,从凳子上站起来用食指指尖压住他唇瓣。

“别说了,帝国也不知道你这么为他尽心尽力的瞎扯,你弟弟那什么少天,我们跟帝国高层商量了一下,共同照顾。”

后半句话他加重了声音,喻文州脑子一转就知道所谓的商量是什么才达成了“共同照顾”的结局。

“谢……”

“喻大帅您可把您的嘴给闭上吧,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叶修走到门口勾起一边唇角看他一眼。

“大眼儿,走了。”

“……你就不怕我一个手抖往给你配的药剂里加点东西。”

“三足鼎立。”

“……啧,今晚倒是便宜那小子了。”

“还不进来?”叶修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这时候倒是装的像个纯情小少年了。”王杰希临走丢下一句话。

喻文州顺着把在门上的一双修长双手向上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周泽楷……”

尾音拖了很长,最后化成一丝叹息消弭在空气里。

“帝国……该灭。”

周泽楷向来不善言辞,看出他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试图说服他却发现给出的句子似乎会令情形更加尴尬。

“我知道……可是他们抓着少天呢。”

所以我不能放手,我明知道前方深不见底,但是我还得挺直了脊梁气定神闲的往前走。

我手上沾的都是猩红发黑的血迹,脚下踩的都是满含冤屈的枯骨。

我心知肚明,我慢慢走向黑暗中自求溺毙。

但我得把少天托上去。

喻文州闭了闭眼,干涩的眼球有些发痛“你们要是成功了……帮帮少……你干什么?”

周泽楷露出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个把喻文州双手铐在床头的不是他一样。

“想要……前辈。”

——————【看心情的tbc】

想要红心蓝手【轻声】

遥以待白首

ooc歉
垃圾文笔
垃圾文风
但是我想要红心蓝手和关注【……】
一、

“优瓦夏!”

逍遥散人顶着红鼻头跑过来。

“……干什么。”

优瓦夏努力从这一堆毛绒制品中辨认出来人。

“下雪了下雪了下雪了!超级大的雪——积了好厚一堆!”

散人一边把身上的各种毛线制品卸下来,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肢体语言。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兴奋啊……你不是经常见吗?”优瓦夏冲他桌子上的东西伸了伸手示意。“那个,放不下我来帮你收着。”

“……这不是想着你可能是第一次见这么大雪嘛。”散人把东西塞到他怀里后嘟嘟囔囔在座位上做好翻开书。

二、

“优瓦夏。”生物老师斜靠在讲台上,清亮的声音抑着几分怒意用手里的粉笔头把他砸醒了。

“在。”

少年慵懒的声线闷闷传来,且毫无要抬头的趋势。

“……”生物老师把书握成一个小棍,走至他身边狠狠敲了敲他桌子。“起床了,上课睡觉还睡得这么明目张胆,这么猖狂?”

他用手中的书戳戳优瓦夏头底用毛线帽围巾手套口罩耳罩堆起来的小窝,狠狠瞪了正抄着两份笔记的逍遥散人一下。

“怎么的他要睡觉你还给他搭窝呢?夫唱妇随啊?”

“我自己的。”优瓦夏终于从一片毛茸茸中抬起头“他恰好有同款罢了。”

“……”生物老师被一句噎回去,气闷的瞪了他一样走回讲台上讲课。

优瓦夏打了个哈欠单手撑着左脸目光呆滞的盯了一会儿黑板。

生物老师几次气的磨牙打算下次一定找机会整整这小子。

优瓦夏戳戳散人后背,“笔记。”

“……”散人扭扭身子向前挪了几分。

继续戳。

向前趴。

戳戳戳戳戳。

散人忍无可忍地转过脸“你都醒了倒是自己抄笔记啊?”因为正在上课声音压到最低,几分怒意也显得仿若撒娇。

“叮铃铃铃铃……”散人话音未落下课铃就响了起来。

散人:“……”

优瓦夏:“……噗。”

散人把他的书往后一扔,拉长了脸重重坐在板凳上。

三、

“…你还没睡醒吗?”

散人侧头看着已然挂在他身上的优瓦夏。

“……我本来就想留在班里补觉的。

还不是因为某人把我拉出来上体育课。”

优瓦夏抬眼横他,小声嘟哝了几句。

散人把快倒了的他稍微扶起来一点,刚刚消下去的气又冒出来,在心头烧起不知名的一把火。

优瓦夏从围巾里把眼睛扒拉出来,看了看散人抿住的唇角。

“生气了?”

“……没有。”

“哎你看了你的帽子吗?我还给你之后。”

“……怎么了。”

“回去拿去。”优瓦夏从散人身上起来,斜靠在墙上。

“……软骨病人。”散人拒不承认被他的动作吸引几分,一张脸便足以消弭人大部分怒气。

散人出来的时候,优瓦夏已经清醒大半,看着他歪了歪脑袋。

“喜欢吗?”

散人把那小小的公仔捏在手心。

“所以你昨天睡这么晚,就是为了去打游戏赢这个?”

“还算可爱。”

优瓦夏好似完全没有理解散人想表达什么意思,抬腿向楼下走。

散人把公仔小心放在口袋里,怒意化成几分酸涩的蜜意。

是初恋的味道。

“我昨天就随口一说想要罢了……不用去……”

“那你还我。”

“!!!优瓦夏!!!”

“不给!!!!”

五、

“又下雪了。”

优瓦夏看着一只脚踩进水坑的逍遥散人说到。

“本来想回去的,但现在不想了。”

“因为下雪了吗?”

“因为你踩水坑了。”

“……我鞋防水的。”

“那还是回去吧。”

“优瓦夏你混蛋吗????”

几只鸟衔着寒凉飞过,雪花以不知名的频率洒落,恰好是可以在身上积住的速度。

优瓦夏跺了跺脚,把鞋上沾染的积雪甩掉。

逍遥散人向他伸出手,看着他的眼睛听见自己说话。

“一起走走吧?”

优瓦夏指尖微凉,因为寒冷有些发暗显得肤色暗淡几分,握在散人手里不一会儿体温就回升了,也慢慢显出了先前白皙似透明的颜色。

“啾。”

他吻上优瓦夏指尖。

“等到了七八十岁,就不出来看雪了,冻的慌。”

“想看雪了,就看看你的头发。”

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再等等吧,将就一下,慢慢的慢慢的,我们就能打打闹闹到七老八十,就能一生相爱。

可能这条路不太好走,可能情绪也会突然变差。

可能会吵架也会想分手。

但是我相信,我会一直爱你。

且以胸腔里翻涌岩浆似爱意,许下白首不离。

——————————end
话说这俩肝帝到那时候还有没有头发都是两说……

@萧止—我是祁北爷爷

她三十粉的时候开个点文顺便逼迫她把我优的草稿全部细化√

四个神仙太太【就是不要脸罢辽】


是这个意思……
【。】

塑料姐妹情罢了。

向死而生。

我们的故事本来就没有结局,又何谈圆满。


占tag歉。

想问问有没有人联文,优散,快穿。

【非快穿也行……心水了几个三十题。】

快穿一个人起码三章,具体看有多少人再议【滚啊你就是不清楚】

三十题一人一题。【人少就搞三十题】

文笔微审【只要比我这样的垃圾好就行】

群号:931085029

【高亮】

tr太太更新之前不接受她入组。

也不允许组里成员分享进度【自己的和之前成员的】给她!!!!】

加群申请带lof号或者自截选段

链接评论也放了一份……
【当然非常欢迎画手太太!!!!】

【优散】关于小崽子们

关于系列持续更新ing——

许愿红心蓝手。

跟我一起喊——“tr太太快更新。”


今天二月五号,是逍遥散人的生日。

逍小散回到家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他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逍小散的妈妈告诉他,乖乖吃完蛋糕,然后吹灭蜡烛就可以许一个愿望啦!

逍小散吃完之后打了个奶气的嗝,他想,要许什么愿望呢?

“我想和优优做同桌!!!”

“谁……?啊,优瓦夏啊,为什么喊那么亲近啊”妈妈在收拾桌子,顺口问了他几句。

“因为我喜欢优小夏!”

“那一定可以和优小夏当同桌的。”


第二天来到幼儿园,逍小散鼓了鼓嘴巴,跟同桌田蕤说,今天我能跟优小夏做同桌!

话音未落,老师果然说要换位置。

逍小散早就整理好东西了,噔噔噔跑到了优小夏旁边。

“……好……下一个,优瓦夏和八三一桌,逍遥散人和田蕤位子不动。”

逍小散:???

逍小散:!!!!

逍小散:(๑ १д१)

逍小散决定这一周都不和八小三说话了。


在门口等家长来接的时候,优小夏问逍小散今天为什么不开心,逍小散说许了愿要和你做同桌…结果没成。

优小夏说,你为什么不向我许愿,你亲我一口,明天愿望就实现了。

逍小散:(◦˙▽˙◦)

“吧唧。”


第二天优小夏就告诉他,老师让我们做一个位子啦。

逍小散沉思了一口,再亲了优小夏一口。

“喔……那我可以再许一个愿望吗?”

“什么?”

“我想要优优亲我一下。”


——————————

后台:

优小夏扯住老师裙摆,清澈见底的眸子里带着【装出来的】委屈和泪光。

“北老师……想…想和逍小散一个位子……”

祁北:好好好,想要星星太阳老师都给你。

@TrrrrOAO_如懿暮瑶九凌太太请更新 tr太太快更新。


你是我心海上方端坐一座神佛,

是我情愫万丈红尘翻涌间纵情声色悲歌。